JSON XML RDF
placename:

冶縣 (traditional Chinese)

冶县 (simplified Chinese)

Ye Xian (Pinyin)

type: xian county
temporal span: from -85 to 29
spatial info: POINT point N 26.07395 E 119.32158 (geo data source: FROM_FD)
part of:

会稽郡 Guiji Jun from -85 to 29
no subunits
data source: CHGIS
source note: 冶县(前85-29年)治所
汉武帝元封元年(前110年)冬,灭闽越王国,徙民江淮间1。其后遁逃者出,昭帝始元二年(前85年),于故东冶县置冶县,属会稽郡2。治所即今福建省福州市3。东汉光武帝建武六年(30年),更名为东部侯官4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,《史记》卷114·东越列传:“元鼎六年秋,余善闻楼船请诛之,汉兵临境,且往,乃遂反,发兵距汉道。…天子遣横海将军韩说出句章…,元封元年冬咸入东越…杀余善。…于是天子曰:东越狭多阻,闽越悍,数反复。诏军吏皆将其民徙处江淮间。东越地遂虚。”(北京,中华书局,1959年,第9册,2979页)。
2,《宋书》卷36·州郡二·江州:“汉武帝世,闽越反,灭之,徙其民于江淮间,虚其地。后有遁逃山谷者颇出,立为冶县,属会稽郡。”(北京,中华书局,1974年,4册,1092.页)。《旧唐书》卷40·地理三·福州:闽县,“武帝诛东越,徙其人于江淮间,空其地。其逃亡者,自立为冶县。”(北京,中华书局,1975年,4册,1598页)。《太平寰宇记》卷100·江南东道12·福州:“武帝时,闽越反因灭之,徙其人于江淮间,尽虚其地。后有遁逃山谷者颇出,因立为冶县以理之…属会稽郡。”(金陵书局,光绪八年刊本)。《汉书》卷28上·地理志八上:“会稽郡…冶(县)。师古曰:本闽越地。”(北京,中华书局,1962年,6册,1590-1592页)。冶又有东冶之称,此据《汉书·地理志》作冶县。
林汀水《再谈冶都、冶县、东部侯国与东部侯官的沿革、治所问题》认为,武帝诛东越,遂于故冶都设“东部侯官,初为军事机构,武帝后,遁民颇出,乃令侯官兼理民政,具有县官的职能,所以郡国志特将东部侯官收编入表,并作县级政区处置,汉志则因侯官设治于冶,而以冶名县,又因冶也称东冶,所以又有东冶县名的出现。”(《历史地理》15辑,337-338页,上海人民出版社,1999年)。案:“东部侯官”之名始见于《後汉书·郡国志》,乃东汉光武初以“冶县”更名。故《汉书·地理志》仍作“冶”,《後汉书·郡国志》自可“将东部侯官收编入表”。但林汀水的意见也不无道理。可以这样理解:武帝徙民江淮间的同时,派都尉属下的侯官驻扎在故都东冶,初为管理军事,待遁民颇出,遂于此立县,侯官便兼管民事。但据《汉书·地理志》和《宋书·州郡志》,所立之县的名称,仍应以故地名“冶”为是。其后,当是因侯官兼任冶县县令的缘故,至东汉初冶县便干脆改名为东部侯官。问题是:武帝元封之后的冶县,究竟何时正式建置?史无明文。今据谭其骧《关于秦闽中郡、汉冶都、冶县问题—在福建省古闽地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》一文所作的推论,断在西汉昭帝始元二年。(谭其骧《长水集续编》,北京,人民出版社,1994年,79页)。
3,《史记》卷114·东越列传:“秦已并天下,皆废为君长,以其地为闽中郡。集解:今建安侯官是。索隐:徐广云:本建安侯官是。案:为闽州。案;下文‘都东冶’,韦昭以为在侯官。正义:今闽州又改为福也。…汉五年,复立无诸为闽越王,王闽中故地,都东冶。”(北京,中华书局,1959年,第9册,2979页)。《汉书》卷95·西南夷两粤朝鲜传:“汉五年复立无诸为闽粤王,王闽中故地,都冶。师古曰:地名,即侯官县也。”(北京,中华书局,1962年,第11册3859页)。《太平寰宇记》卷100·江南东道12·福州·闽县:“汉县,以无诸所都,故此立县。”(金陵书局,光绪八年刊本,3-4页)。清《嘉庆一统志》卷425·福州府一·古迹:“冶县故城,在闽县东北冶山之麓”;山川:“冶山,在府城内东北隅。”(《四部丛刊续编》,商务印书馆,1934年,154册,26-27页、8页)。三国侯官、唐宋至清闽州、福州、闽县,治所皆即今福建省福州市。是则三国唐宋以来诸家皆谓秦、汉“东冶”又称“冶”的治所,即今福建省福州市。
叶国庆在《冶不在今福州市辨》一文中,主要根据《郡国志》有章安“故冶,闽越地”和《三国志·吴书·虞翻传》注引《会稽典录》濮阳兴与朱育的一段对话,以及《山海经》‘海内南经’和‘海内东经’等资料,定冶与句章、鄞、鄮毗连,遂断冶都、冶县在浙江南部(《禹贡》半月刊,6卷2期,31-35页,1936年)。林汀水在《再谈冶都、冶县、东部侯国与东部侯官的沿革、治所问题》中,逐一加以辨析,认为叶据资料“既不属实,则其所论也就难以成立。”(《历史地理》15辑,377-381页,上海人民出版社,1999年)。
蒋炳钊《从闽越史探讨福建境内封建郡县始置年代》一文,据余善与繇“并处”,繇在闽北,余善抗汉及被诛杀也在闽北,遂断闽越的政治、军事中心(即东冶都、冶县)也在闽北。(《厦门大学学报》,1988年4期)。林汀水在《再谈冶都、冶县、东部侯国与东部侯官的沿革、治所问题》文中,从当时军事对抗和历代诸史地志的记载,断冶在今福州而予以否定。
4,《
Copyright: 2022 © CHGIS, License: CC BY-NC 4.0

Published by: China Historical GIS [Harvard University and Fudan University]

Generated by the Temporal Gazetteer Service